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您可以選擇訪問: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

    保山搜索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歷史文化 本土文學

    欸乃角色叢

    2019-06-24 11:04 林暐博

    是活人,做活人,一晃半世紀多,只活成了老幫菜。況且來路漸依稀,隱約“煙銷日出不見人”,確已令我行舟搖櫓,欸乃了欸乃。

    很欸乃的,當數是活人易,做活人多艱。是活人,只消出生,喘著氣,就是活人。但在是活人后,蹉跎因素百迭,把活人做起來、做下去、做完好,談何容易。

    做活人,鐵律在存活生命,俗稱活命。命都不活,沒命了,別的人生命題必定縮水、飄零、烏有。要不然,就當掙命生途。只是需問,做活人實際要活、在活誰的命?觀鄉野、都市,天亮了黑了,眾生窮日落月,行色匆匆,可概言:活己,奔勞自己活命,自助自身生命,像渴了找水喝,餓了弄吃的;活他,服務他人活命,支持他人生命,像母親給孩子喂奶,袁隆平嘔心雜交稻。倆活命輔車相依,相須而行,亙古一律,但凡正常做活人,必得兼濟、兼善的勞心勞力去成全。

    比起助人玫瑰、財物、名秩等愿望的成全,雙重活命、生命的成全昂屹大仁大惠,昭焯生命文明,境界了得。它的實現,玩羅曼蒂克、指雁為羹不行,得負任蒙勞、實與有力走活路。沒活路,活路絕,活命歇菜;活路少,活路窄,活命阻氣。所以,若非洪福齊天,只要正常做活人,都得自發謀活路、找活路、走活路,躬行不怠。維此,哪怕經風雨、冒寒暑,過巉巖、踏坎坷,忍困頓、耐煎熬,嘗辛酸、吃苦辣,才會活路不絕,峰回路轉,從活命走向活命,讓生命綻放生命。

    但活路,在哪呢?魯迅所說“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實際也言明活路所在——除了在自然物,根本在人。繼此,我以為在人的根本,又在角色確認、擔當。

    這角色,不是影視劇里的藝術人物,而是喻指社會生活里走活路的實在人物。設若“走活路”好比散文,路、人便分別是它的形、神。摹形傳神,角色到底啥人物,還得看活路形態。略考察,活路無非生路、業路的交融。生路,乃是時空背景下的人生道路,主干“生—活—死”,“活”為主旋律。走此路,角色以自然人呈現,每個都是該活的生命體,且在生命歷程,不斷附加、叢集新的人緣角色。業路,則是生存背景下的從業道路,主線“謀業—勞動—報酬”,“勞動”為主樂章。走此路,角色以勞動者出現,每個都是先要謀生的社會人,且隨從業衍變,不斷添加、叢集新的業態角色。像我老幫菜,生路僅親緣,已叢集兒子、女婿、丈夫、父親,往后還當附加岳父、公公、爺爺……;業路單職業,雖只添加教師、公務員,卻也叢集語文老師、班主任、科員、調研員等勞務角色。

    我這現象,例證人在生途單只主干道,注定身負多種角色,成為多角色的復合體——角色叢。盡管不免叫人負累、蹣跚、踉蹌,但步履生路、業路,人們彼此角色叢里的角色都存在能動的關聯、照應和相助,合作互為一對一、對二、對多的角色生態,互致可資活命、生存的活路,雙生并蒂活己、活他。像我的角色叢,兒子關聯、照應父母親,班主任跟學生照應、互助,并蒂的雙生為:成人前,父母是我的活路;年邁了,我是雙親的贍養;出勞務,學生得培育;領工資,學生給幫助。類此推演,其他人緣、業態角色亦然,只是形制、機理有別。

    唐人元結《欸乃曲》感喟,“誰能聽欸乃,欸乃感人情”。借此思悟,“關聯、照應、相助”的活己、活他,該是角色叢最堪欸乃的感人情了。但“問渠那得清如許”,感人情的活水從哪來?察人知行,也可概言:總源——角色觀,干流——角色確認、擔當。

    所謂角色觀,應是各人對生路、業路上身負角色的基本看法和觀點,有消極、積極之分。消極角色觀陰晦多,咱懶得說,只宣揚積極的。積極角色觀起碼融會:曉得角色的本相,在標識人的社會關系和活動的位置,預示角色叢里的角色量,正是活己、活他的基本社會空間;曉得角色的要義,在預示、規定與位置相匹的權利義務、行為期待,示意角色叢互為“一對N”的角色生態,要領是賦予正態能動的權利、義務和行為。相應的,積極的角色確認即是——在生路、業路,確認身負哪些角色,及其附著的權利義務、行為期待;積極的角色擔當即是——在基本社會空間,努力擔當角色相匹的權利義務,落實行為期待。比如,確認為人父母、兒女角色,擔當教養、贍養義務;確認從事職業、崗位角色,擔當勞動、服務義務……。細想,活命、活路其實是角色活命、活路,“為有源頭活水來”,這“三積極”才真是它的精髓、本源。

    而且知行“三積極”,就是在負任蒙勞開活路、走活路。這樣做著、做了,角色叢感人情的活水自會汩汩,活己、活他的角色生態自會蔥蔥,生活、生存等活命景象才會見好、漸好。如此,“欸乃做活人多艱”同時,必會見著“欸乃一聲山水綠”了。

    責任編輯:錢秀英 編輯:段紹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老时时号码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