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您可以選擇訪問: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

    保山搜索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新聞中心 保山要聞

    永不消逝的"尼奴帕"——追記騰沖邊境傈僳族地區鄉鎮干部郭彩廷(四)

    2019-07-26 09:43 保山日報 黃寶洲 胡 瑞 特約記者 段紹飛

    01

    無論是在兒子眼里,愛人眼里,還是在朋友、同學、學生的心里,郭彩廷始終是活在他們心中的那個高大的“尼奴帕”(貼心、知心的意思)。

    “他總是我的榜樣”

    “這個春節,是我最后一次見到爸爸。”1米87的個頭,郭彩廷的兒子郭美濟給坐在對面的我們很大的壓力。

    之前的采訪,他一直很堅強。也許是因為在這個年紀就要承受與至親的永別之痛,24歲的援藏干部在西藏昌都市江達縣公安局工作的郭美濟表面上顯得有些成熟。

    當問到他是否因為春節期間父親沒有來得及去送他而有抱怨的時候,郭美濟猛然甩了一下頭,眼睛開始發紅。

    02

    “我知道。今年春節后我回去上班,爸爸去機場送我了,是媽媽后來告訴我的。因為工作忙,爸爸回來的時候我已經去機場了。等他趕到機場時,我坐的飛機已經起飛了。爸爸沿著飛機飛走的方向,追了好長的路。看到飛機飛遠了,爸爸雙手抱著頭,跪在地上痛哭。”郭美濟把頭埋在雙腿間,抱著頭說,“他當時哭的撕心裂肺,但我還抱怨過他。飛機落地后,我才知道自己錯了。可是,我沒有想到,永遠再也沒有機會,叫聲‘爸’!”

    因為怕影響郭彩廷80多歲的老父親,我們在征得同意后,在村委會對他們母子進行采訪。這樣的采訪是殘酷的,是在用刀去割開剛剛止住血的創傷。

    淚水無聲滑落,澆灌著面前的嫩草。山風吹來,撕扯著枝頭的樹梢……

    郭美濟,大學畢業后,主動申請支援西藏。老爸心里不支持,但口頭同意;老媽是堅決不同意。后來,多方做工作,一家人才同意他去西藏。本來,作為援藏干部,是要留在昌都市區的,但郭美濟卻主動申請去了基層,從事的是科技信息化管理方面的工作。

    03

    問及這個選擇的原因時,他說:“我小時候就一直受爸爸的影響。只要一有機會,他就帶著我去認識他的工作,接觸他認識的人,甚至讓我跟著去參與一些接待方面的工作。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他用摩托帶我去做輟學學生的工作。路上,摩托沖下洼子,我受傷后送往醫院。等我從手術室出來的時候,沒有看見爸爸。老媽說,把她叫來后,他就去學生家了。”

    “第二個原因是,我既然是來支援的,是來鍛煉的,就應該到基層去,到艱苦的地方去。這樣才能達到鍛煉的目的。”

    在兒子眼里,郭彩廷是個對誰都熱心腸的人,所以大家都信任他,把他當作“尼奴帕”。

    “他總是在忙”

    盡管已經有了思想準備,之前也在靈堂前和送別的時候就已經認識,但再一次看到李秀明的那一刻,只見她憔悴的面容仍是隆冬寒霜。

    她身體單薄清瘦。因為長期患病的原因,只好一直戴著假發。

    我們沒有打斷她,就靜靜地聽她在哭訴郭彩廷的忙碌,講述兩人恩愛的過往……

    04

    李秀明是個要強的人。中學畢業,先后在多個小學代課,一代就是13多年。后來到騰沖教師進修學校進修,畢業后,又教小學至今。因為認真負責,刻苦鉆研,教學成績一直很好。她現在是猴橋鎮中心校的骨干老師。

    1994年倆人結婚后,她一直以丈夫為驕傲。但丈夫也一直是班主任、教導主任、校長,直至后來調進鄉政府。

    在她的印象中,郭彩廷每天都在忙。但慢慢地也就習慣了,有什么事情也很少征求他的意見,倒是女同事和家里的嫂子,成為她遇到困難時尋求幫助的對象。

    過去家里窮,直到郭彩廷的大哥買了大卡車跑運輸和郭彩廷參加工作后,情況才有所改變。大哥是家里的頂梁柱,把上學的機會讓給了郭彩廷。大嫂和李秀明最親。

    生兒子郭美濟的時候,難產,在家里2天都無法生產。郭彩廷一直因為忙而住在學校里。第三天,大哥就開著大卡車,大嫂和李秀明坐在卡車貨箱里去了醫院。孩子出世后回家那天,下著大雨。大嫂抱著孩子在駕駛室里,而李秀明則坐在車廂里。到家的時候,她全身濕透了,又冷又餓。

    05

    今年5月份,一直生病的李秀明突然感覺很不好,但還是強忍著去給學生上課。打電話給郭彩廷,他說讓同事陪著去一下,自己正在膽扎忙著,來不了;等脫貧工作告一個段落,他一定陪著去醫院做手術。

    李秀明身體不好,郭彩廷也一樣身體有問題。腰椎突出,疼痛得厲害。有一次,在家疼得在床上直打滾。他還血小板減少,到了較低值。妻子去找來藥,但郭彩廷帶著藥,就又出門了。

    “今年3月份,我在家熬了中藥,放在保溫瓶里拿著去上課。但實在太疼了,我去了診所,打了點滴。回來的時候,只好左手高舉著輸液瓶,右手提著藥瓶回家休息。”李秀明慢慢地講述著自己的苦,經歷的痛,“回到家的時候,因為天氣冷,針水無法進入,結果就漏了。我拔掉針頭,決定不打了,可是肌肉收縮不起效,血直流,手上、地上、衣服上到處是。我去衛生間洗手,結果又因為地面滑摔了一跤。”“可是,我沒有再給他打電話,因為他在膽扎,是工作隊員。知道他趕不回來。我沒有怪他!”

    7月11日早上,下著大雨。李秀明上班前反復勸說,等雨晴了再去膽扎,郭彩廷當時也答應不去了。到了學校才幾分鐘,就接到郭彩廷的電話,說是已經在路上了,一定要去呢,有兩戶特困戶的房子危險。

    李秀明在電話了大罵了他一頓。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郭彩廷已經掛掉了電話。讓李秀明沒有想到的是,這成了夫妻之間最后的一次通話。

    06

    兩年前,李秀明患了腎積水,近期又患上了甲狀腺疾病。郭彩廷曾許諾妻子李秀明:“再堅持堅持,等我把膽扎的事情處理完,我就陪你去手術。”然而,因為扶貧工作忙碌,看病的計劃一拖再拖。如今,這個承諾再也不能兌現了。

    面對曾經的苦,曾經的痛,李秀明說,她不后悔嫁給郭彩廷。只是最后的離別,來得那么早,那么突然,讓人措手不及。

    說起兒子,那是李秀明現在唯一的驕傲和依靠了。

    她說,兒子要獨立,要鍛煉,都是受郭彩廷的影響,還振振有詞,說什么男人要獨立,要自強等等。

    讓她高興的是,兒子從西藏回來,仿佛一夜之間成熟了許多,長大了許多。

    只是,在采訪鎮里的其他同事時,他們告訴記者,在得知父親去世后,郭美濟連忙請了假趕來。在鎮政府要去見屋里的媽媽前,郭美濟站在門口,使勁扇了自己兩個耳光,讓自己鎮靜下來后才走進去。

    07

    這個細節,知道的人不多,我們也不敢提起。據說,之后,在媽媽面前,郭美濟再也沒有哭過。

    他把眼淚化成了營養,催生著自己趕快長大和堅強,以便盡快支撐起這個家,呵護好媽媽。

    如今,郭彩廷家里現在還有84歲高齡的老父親,耳朵失聰,常年生病。我們不敢去打擾他老人家,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疼,又有多少人能夠承受得起。

    只愿老人家,安好!

    “他還在我們身旁”

    郭彩廷犧牲后,社會各界給予了很大的關注,紛紛表示哀悼。

    郭彩廷的同學群里發出了一篇哀悼的文章,叫《郭彩廷,我們在113班等你……》。得知同學郭彩廷離去的噩耗,原保山師范113班的同學們都無法相信這是真實的,更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熊春琳說:“心理是相當的難過,就覺得這個人太可惜了。他給我的印象就是相當熱情,是相當熱愛生活的一個人。”

    08

    郭彩廷是今年1月23日17時57分加入保山師范老113班同學群的。他在群里說的第一句話是:“老同學常來常往,今后加強聯系!”他還是那般熱情。

    在同學眼中,學生時期的郭彩廷是出了名的熱心腸。每當身邊同學遇到困難,他總是最先站出來的那個。“當時我們每月都會發飯票、早點票,女同學勉強夠,可男同學基本都不夠吃。而他看見哪一個同學的飯票不夠了,就會主動先拿自己的給人家先用著。”熊春琳告訴說。

    陳保深說,有一次自己生病了,都是郭彩廷幫著打飯。晚上12點多,又帶著生病的自己去醫院看病。“他就是這樣的人,心里一直想著別人。”

    09

    郭彩廷留給同學們的感動太多了,說也說不完:他是一個開朗、健談的性情中人;學習上積極主動,有一種不服輸的干勁;與同學相處總是以大哥哥的身份幫助同學;班級工作做得井然有序,深得老師的喜歡……

    作為郭彩廷早年的啟蒙老師,1978年9月開學后的第一堂課,留在郭彩山記憶里最深的是那雙小手舉起的時候。在課堂上,郭彩山問同學們,長大后有什么理想。把小手舉得高高的郭彩廷回答說:“長大后我要當雷鋒一樣的英雄!”

    從此,郭彩廷一直在為這個目標努力著,直到生命最后的那一聲 “快退!快退!有泥石流”。

    10

    郭彩山和郭彩廷都是一個村的,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教了郭彩廷一年。雖然是他的啟蒙老師,但都是大家族的兄弟,他從小就有這種理想,這就是他的初心。后來他也是這樣做,經過多年努力,1989年他考上了保山師范,畢業后當上了人民教師,無論是教書育人的15年,還是在鎮政府工作的11年中,他都用自己的行動追逐著兒時的夢想。

    郭彩山介紹,他和郭彩廷在膽扎小學共事5年多。郭彩廷愛生如子,對學生負責,可以說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大家在工作中、生活中都是朋友也是師徒關系。只要是他布置給學生的作業,他都會檢查,學生們也都按時完成作業,這就是他對教育事業的熱情,也體現了他對學生的關心。郭彩廷對人熱情,記得當時他與膽扎邊防檢查站的官兵們為了給學生們普及相關知識,利用課余時間多次組織學生和老師們舉行活動,教官兵唱《月光曲》,還教官兵們學寫作。

    楊自蓉是郭彩廷在輪馬教過的學生。記得有一次,班里的一個同學不想讀書,郭老師就帶著同學們去他家做思想工作,經過郭老師的耐心和愛心的勸導,同班的那個同學最終回到了學校繼續讀書。

    “1996年12月,郭老師帶著同學們到瑯琊山進行秋游,因為我體弱,沒有力氣爬到山頂。老師就一路牽著我,一直鼓勵著我,并告訴我,任何時候都不能輕易的放棄,要堅持到最后,因為堅持到最后才有可能是勝利者。就這樣在郭老師的鼓勵和幫助下最終爬到了山頂。雖然他現在不在了,但是這一幕歷歷在目,他一直都是那個和藹可親的郭老師,也是我永遠忘不了的郭老師。”

    11

    要說對郭彩廷的感情,出身傈僳族的鎮企業辦干部余紹楷最特殊。

    從2008年開始,在騰沖市猴橋鎮經濟發展辦公室,余紹楷和郭彩廷就開始同事,已經有近11年的共事時間。作為傈僳族出身的干部,他對郭彩廷的工作看在眼里,記在心里。盡管記者多次試圖采訪他,但他話不多,不善于表達,幾次一講起郭彩廷,余紹楷就哭,沒有聲音,只有滑落成溪的淚水。

    他斷斷續續地反復說,郭彩廷就是做事認真,踏實,不管什么任務,都會按時按量地完成、從不推諉。兩人的辦公桌都是面對面。從出事那天開始,自己都還一直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因為郭彩廷是他們傈僳族群眾眼中的“尼奴帕”,怎么舍得把朋友丟下。

    12

    平日里,他們兩人的關系很好。郭彩廷喜歡關心身邊的同事。余紹楷的父親有一次腦溢血,跟郭彩廷反映后,郭彩廷幫他協調了一輛車,把余父及時送到醫院搶救,最終撿回來一條命。生活中,他喜歡坐在郭彩廷身邊,聽郭彩廷“吹牛”,很有親和力。

    檳榔江的水依舊在翻滾前涌,瑯琊山的霧也依舊在夏日里漫卷。人們拭干朦朧了很久的眼,在心里深情輕喚這一個早已習慣了的名字:郭彩廷!

    責任編輯:錢秀英 編輯:段紹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老时时号码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