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您可以選擇訪問: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

    保山搜索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新聞中心 人物風采

    李筱玲:四十八年騰藥情

    2019-07-30 09:41 保山日報 蔡文雯

    01

    70歲的李筱玲到藥王宮巡店

    從騰沖制藥廠打片室的一名普通工人到企業掌舵人,她在騰藥一待就是48年。親歷了國企改制的浪潮,感受著大健康產業的東風,李筱玲說,是這個時代讓她和騰藥的命運緊緊交織在了一起。

    02

    近日,云南省政府公布第八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騰沖市藥王宮榜上有名。這座隱藏于鬧市中的古建筑,便是云南騰藥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的發祥地。這里是云南最早進行中藥加工生產與中藥普及的地方,它見證著騰藥四百年的記憶和傳承。如今的騰藥,已從歷史悠久的中華老字號發展為擁有130個國藥準字批文、年生產規模2000多噸的現代企業。說到近幾十年來的發展,就不得不提騰藥總經理李筱玲。

    醫藥世家的不解之緣

    1949年出生的李筱玲成長于一個醫藥世家。

    其父母結識于戰火紛飛的年代,父親是國民黨少校軍醫,母親是美國醫院的護士,抗戰時都在騰沖救治傷兵。收復騰沖后,二人結婚,隨后便到龍江(今芒棒街)開起了診所。1956年,母親從鄉下回城,被安排到工交醫務室當醫生。父親1953年到騰沖縣人民醫院從醫,1958年被下放到曲石藥材種植場勞動,22年后重返縣醫院工作。

    父母與醫藥的難解之緣無形中在子女的童年里刻下了深深的烙印,以致成年后家中四個孩子不約而同選擇了醫藥行業。特別是身為長女的李筱玲,從小就立志成為像爸媽一樣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

    1968年,在“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號召下,高一的李筱玲下鄉成了“老三屆”知青。在農村的那兩年,李筱玲依舊懷揣從醫夢,以“赤腳醫生”的身份走村串寨,拿著注射器、草藥幫病人打針、縫小傷口,以此換取一些口糧。

    后來知青開始招工,李筱玲被分配到機械廠工作。可是,從小受父母耳濡目染的她仍一心想著學醫。抱著“醫藥不分家”的想法,幾經周折,1971年,李筱玲被調整到騰沖縣制藥廠。

    剛進廠時,整個廠職工不到100人,除了包裝人員崗位固定,其他人都是哪里有活兒就去哪,沒有專門定崗的職工。伴隨著“哐當哐當”的落地單沖壓片機聲響,李筱玲待過打片室,也去過藥面車間、蜜丸車間,還干過煮提濃縮等工作。

    03

    1977年先進班組合影

    得益于曾經的高中學歷,1973年,李筱玲被推薦到云南大學植化班進修。同年,藥廠開始組建化驗室,學成歸來的李筱玲成了其中一員。當時的藥廠新產品開發技術能力不強,廠里只有3個大學生,都是從外地調來的。

    1974年,國家設立了藥品微生物檢測標準。可當時被騰藥職工譽為“科技前沿陣地”的化驗室尚無微生物檢測模板。李筱玲因此被派往防疫站學習,從吸管和培養皿的操作方法入手,一步步學習細菌培養的方法,將其成功運用到了藥廠的檢測中。后來,李筱玲又參加了光明中藥函授學院的學習,將理論與日常工作結合。憑著不解決問題不罷休的韌勁,李筱玲肩負起了提升騰藥檢化驗水平的重任。80年代末,她被提拔為化驗室主任。

    雖然身處化驗室,但只要上級安排出差,李筱玲從無二話,回家拿上洗漱工具立馬啟程,跑衛生廳、中醫藥管理局、發改委對接項目。

    1978年,兒子一歲多時,廠里想選她去上海、廣州學習栓劑“宮樂栓”的制造,領導擔心她的家庭狀況,可李筱玲不想放棄為藥廠新增一個批文的機會,毅然告別孩子前往學習。

    在藥廠期間,能力出眾的李筱玲還有過赴北京學習,學成后回縣婦聯工作的機會。這個被多少人眼紅的好機會,也因為她對藥廠的熱愛而放棄。

    懷著滿腔熱忱和忠誠,憑借著出色的業務能力和突出的業績,李筱玲1991年出任騰藥副廠長,1996年出任騰藥總經理,一直至今,傾注了畢生心血。

    傳統藥企的轉型蛻變

    1997年底,騰藥的發展迎來了第一個春天。

    當時,中央要求用三年左右的時間解決國有企業全面脫困問題,“抓大放小”“戰略性改組”改革加速推進,全國上下掀起了國企改革熱潮。

    國企固有的思維模式和管理模式已深深扎根在騰藥,改制的消息一傳開,不少職工慌了神,大家心底不樂意,有些還沒到退休年齡的人紛紛相互慫恿辦理提前退休。

    04

    90年代的藥丸車間

    李筱玲理解廣大職工的想法。“大伙兒以前吃慣了國家飯,生老病死全由國家管,現在企業要跟政府‘斷奶’,自負盈虧,相當于砸了職工的鐵飯碗,他們害怕呀!”

    那段時間,有不少傳言稱李筱玲想把騰藥變成自己的。面對這樣的傳言,李筱玲主張實行股份合作制,這樣一來所有員工都是股東,大家有主人翁意識,能增強責任心。

    然而,那時廠里年銷售收入不到2000萬,利潤才幾百萬,職工每月一兩百的工資,同一時期的騰沖縣火柴廠職工月收入五六百元,所以股份制改革對一些職工并沒有太大吸引力。李筱玲為此向親戚朋友籌集了幾十萬元錢投入藥廠,給廣大職工吃了一顆定心丸——總經理把身家性命都投入藥廠了,藥廠只會越走越好。

    最終,除退休職工外,幾乎人人都在這次改制中買了股份,這批先行者自然也享受到了改革紅利:制藥廠的股本分紅由1997年的8分錢一路漲至1角1、1角8、2角2……

    05

    李筱玲在第五屆職工代表大會上發言

    2002年,騰藥的資本回報率達到了20%,騰藥產品在云南市場有了良好的口碑。為了謀求更大的發展,拓展省外市場,2003年,公司提出要在昆明組建騰藥藥品經營公司。然而,面對市場擴展職工疑慮重重:走出省外不僅風險大,而且企業利潤肯定要減少,職工的股本分紅就會受影響。

    通過反復測算、細化市場、改進營銷策略,李筱玲向大家承諾,保證職工股本分紅不低于2003年的收入。源于對她的信任,廣大股東同意組建騰藥藥品經營公司,開發省外市場。從那以后,騰藥芝麻開花節節高,銷售產值穩步上升。2002年,省外市場銷售額600多萬元,兩年后達到1000萬。

    多年來,騰沖制藥廠一直是當地的納稅大戶,2018年以9000多萬的納稅額穩居第一。“2019年沒準兒要破億。”李筱玲笑著說。

    老字號的健康中國夢

    提起騰藥,上了年紀的人首先想到的是安宮牛黃丸。今天的騰藥,早已不再是那個以丸劑為主的老字號,已然形成一個以心脈隆注射液為主、傳統普藥為輔、日化保健品為補的醫藥王國。

    90年代,政府主導研發、儲備、推廣一批新產品,從1992年起,騰藥與大理學院走產、學、研道路,開始研制國家二類新藥心脈隆注射液,用于心血管疾病心衰的治療。

    06

    在長達幾年時間里,李筱玲帶領心脈隆課題組成員奔波于昆明、大理、騰沖,從實驗室到研究所,在相關專家的鼎力相助下,完成了心脈隆注射液從實驗室走入生產車間的轉身,獲得了專利證書、新藥證書、生產批文。2007年3月,該藥投入車間生產,標志著騰沖制藥廠從中成藥生產領域向生物制藥領域的跨越。

    2008年,騰藥又將市場的觸角伸向了日化保健產品。圍繞著心脈隆的提取原料美洲大蠊進行綜合開發利用,研制了“金脈隆清口閃釋片”“傷愈棒”等保健品及牙膏、洗發水、香皂等功效日化產品。除了傳統的藥店、超市等線下店鋪,騰藥產品的銷售渠道還拓展到了電商和微商。

    隨著我國居民收入水平不斷提高,新一輪消費結構升級步伐不斷加快,人們對生活質量與身體健康的日益重視,以及人口老齡化帶來的健康服務需求增長,大健康產業面臨極為廣闊的市場前景。在全民健康愿景提升、“健康中國”升級為國家戰略之際,騰沖市聞聲而動,充分利用當地的自然、生態、氣候優勢,聚焦“健康食品、健康醫藥、健康運動、健康旅游”四大產業,騰藥當之無愧成為騰沖健康醫藥的“龍頭”。

    07

    從不足百人的工廠到兵強馬壯的公司,把一個本土品牌推向云南、推向全國甚至海外,一路走來,李筱玲不曾有半分懈怠。“把騰藥從神奇、古老的高黎貢山深處發掘出來,并把它奉獻給全社會,奉獻給所有需要它的人們,這是騰藥人的使命。”

    48年過去了,此時的騰藥,正大跨步邁過成長期,穩健地邁向下一個令人振奮的黃金發展年。乘著大健康產業發展的東風,李筱玲和這個中華老字號將駛向更加廣闊的天地。

    責任編輯:錢秀英 編輯:段紹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老时时号码表